• <menu id="4u2iw"></menu>
    <menu id="4u2iw"><u id="4u2iw"></u></menu>
  • <menu id="4u2iw"></menu><menu id="4u2iw"></menu>
    <input id="4u2iw"></input>
  • <input id="4u2iw"><u id="4u2iw"></u></input><input id="4u2iw"><acronym id="4u2iw"></acronym></input><input id="4u2iw"><acronym id="4u2iw"></acronym></input>
    <menu id="4u2iw"></menu>
  • <input id="4u2iw"></input>

    網站首頁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質量是永恒的主題/服務是永遠的追求

    一紙公證免糾紛--遺囑繼承公證案例

    作者:本站 來源: 余蓉 時間:2016-02-23
    [案例簡介]
        被繼承人黃某(男,85歲)于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因病在本市死亡,其生前與李某(女,66歲)共同居住在本市朝陽區某樓盤面積為七十個平方米的房子里。二〇一六年一月十日,一名自稱系黃某之孫的黃姓男子拿著一份公證遺囑向我處申請辦理繼承權公證手續,該份公證遺囑是黃某于二〇一三年一月十五日訂立的,上面寫著:立遺囑人黃某與黃小(男,23歲)按份共有位于長沙市朝陽區**樓盤*單元**號的房產的房產一處,建筑面積為七十一點五一平方米,其中黃某占有10%的產權份額。該房產系黃某單位的福利分房,因黃某年邁,無力出資購買,故由孫黃小全額出資。在黃某去世后,上述房產中屬于黃某所有的產權份額歸黃小所有,其他任何人不得干涉。
        公證員在確認該份遺囑的真實性后,向黃某的所有法定繼承人進行核實,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黃某的妻子李某在得知黃小要求繼承上述房產后,提出異議,宣稱其才是該房產的繼承人,并向我處提交了一份自書遺囑,該份遺囑上這樣寫道:“本人黃某,男,已年過八旬,自老伴走后一直獨居,后幸得李某照顧,生活無憂。待我死后,我愿將我長沙市朝陽區**樓盤*單元**號的房產留給李某,立據為證。立遺囑人黃某,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五日。”
    [案情分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黃某生前立有兩份遺囑,一份是黃小提交的公證遺囑,另一份則為李某提交的是自書遺囑,且均是對同一處房產作出了前后兩種截然不同的處分,那么究竟哪一份遺囑有效,房產的歸屬到底為何?
        法條點撥:《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五條規定“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 遺囑的形式包括五種,包括自書、代書、錄音、口頭遺囑和公證遺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十條的規定,“遺囑人可以撤銷、變更自己所立的遺囑。立有數份遺囑,內容相抵觸的,以最后的遺囑為準,自書、代書、錄音、口頭遺囑,不得撤銷、變更公證遺囑”。 《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受遺贈人應當在知道受遺贈后兩個月內,作出接受或放棄受遺贈的表示。到期沒有表示的,視為放棄受遺贈。
        回歸本案中,經查,黃小與黃某系祖孫關系。黃某的父母均已先于其死亡,黃某生前共有兩次婚史,其原配妻子田某已于二〇一一年死亡,田某死亡后,黃某又于二〇一四年年初與李某(女,66歲)再婚。黃某共育有三子兩女,即子A(即黃小之父)、子B、女C、女D和子E,均系與田某所生;黃某與李某未生育子女。而李某在與黃某結婚前也有過一次婚史,并有兩個子女,但均早已成年。
        首先,既然黃某生前立有遺囑,就排除了按照法定繼承的方式辦理,而應當按照遺囑辦理;其次,黃小持有的是經公證的遺囑,李某提交的是自書遺囑,以公證遺囑的效力最高;再次,黃小作為受遺贈人,在知道受遺贈后兩個月內及時向我處申辦了繼承公證。故,綜上所述,本案應當按照黃某生前所立的公證遺囑辦理,由黃小繼承上述房產中屬于黃某所占有的產權份額。
        該案從側面體現了當今社會的一個普遍現象:在現今社會經濟迅猛發展的大環境下,老齡化人口不斷增加,有很多子女因為工作原因,無法經常陪在老人身邊,這就導致“空巢老人”現象的出現,而有些老人需要人照顧,有時會為自己找個伴。這種家庭中,一旦涉及家庭財產的分配問題,往往很容易發生糾紛,引發矛盾。很多老人為防止子女們為爭奪財產鬧到“家務寧日”,往往會選擇寫一份遺囑來安排自己的“身后事”。
        如上述案例中,據黃某的子女所述,李某原是他們請來照顧父親生活起居的保姆,直至二〇一四年年底聽他人說起,才知父親黃某已與李某領取了結婚證,但出于尊重老人,子女們沒有過多干涉。萬萬想不到,老父去世后,李某竟挑起了家庭的財產紛爭,還出示了一份所謂的遺囑要求繼承老父的房產。隨后,雙方就這份自書遺囑發生了爭執,子女們甚至懷疑李某與老父結婚的目的就是謀取財產。
        在辦證過程中,李某一再向公證員強調,自己與黃某結婚絕對不是為了財產,且這份遺囑確實是黃某生前自己寫的,現在自己這樣做也只是為了遵從黃某的遺愿。為緩和家庭關系,公證員分別與李某及黃某的幾個子女談話,告知他們公證遺囑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雖然自書遺囑在后,但仍然不能改變公證遺囑的內容,故該房產中屬于黃某的產權份額應歸黃小。之后,黃某的子女表示,雖然房子不可能給李某,但還是很感謝李某盡心盡力的照顧老父,愿意以金錢方式對其表達謝意,而李某也最終認識到經公證的遺囑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愿意搬出該房屋。
    一份遺囑能夠體現生者的意愿,從一定程度上避免家庭財產糾紛,而一份公證遺囑不僅具有一般遺囑的作用性,更重要的是它不會被隨意篡改、涂抹。所以即使到了對簿公堂的地步,有了公證遺囑,除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外,人民法院應當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也就是說公證遺囑是實現老人生前遺愿的最后一道屏障。
     

    ? 2016 湖南省長沙市長沙公證處 版權所有 湘ICP備15002873號-1   地址:長沙市雨花區勞動西路395號梓園大廈二樓 電話:0731-85521512

    友情鏈接: 中國領事服務 網站地圖

    湘公網安備 43011102001346號

    国产免费AV吧在线观看